烟花美文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微小说 > 《此婚意不复》楚心言、傅榕笙小说

ag亚游网址

2018-12-25 10:45:20 微小说 来源:http://www.wuzhiren.com 浏览:

导读: 《此婚意不复》小说简介:楚心言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丈夫会是个同性恋。同性恋都算了,还是凤凰男中的极品。 在亲手被前夫送上其他男人的床时,她发誓,一定要让那些曾将她送入地狱的人拉进地狱!...

【www.wuzhiren.com - 微小说】

《此婚意不复》小说简介:楚心言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丈夫会是个同性恋。同性恋都算了,还是凤凰男中的极品。 在亲手被前夫送上其他男人的床时,她发誓,一定要让那些曾将她送入地狱的人拉进地狱!

《此婚意不复》楚心言、傅榕笙小说

《此婚意不复》内容精选:

楚心言蹑手蹑脚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,脸上滚烫,用力拉了拉身上的性感睡衣,这还是她第一次做出这么让她觉得羞耻的事。

今天,她一定要和万山成为真正的夫妻!

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婆婆王春荣下午说的那些话,心里的勇气又足了一些。

“听说老王儿媳妇怀孕了,这才结婚两个月,人家儿媳妇就怀上了,怎么有的人一年都怀不上?要是有问题,可趁早离开,别耽误我们家……”

楚心言闭上眼,双手用力地握成拳头,深呼吸一口气,这一次,一定可以的。

睁开眼,看见万山正在床上看着手机,她悄悄地走上前去,胸口紧紧地贴着万山,在他耳边轻声说:“老公,今天晚上不如我们……”

两人结婚一年,万山从来没有碰过她。

两人是大学同学,曾经在楚心言实习期间发高烧没人照顾的时候,是万山大半夜背着她去了医院。万山对她的好,让她大学一毕业,楚心言便不顾家人的反对,嫁给了出身农村,家境不好的万山。

最终楚心言的父母抵不过楚心言的固执,掏钱让这对小夫妻在港城买了房,也算是安了家。

万山没想到楚心言会突然间出现,急忙忙地将手机锁了屏幕,脸上的神色有些紧张。

当他看到楚心言身上的性感睡衣时,眉头一皱,伸手在两人之间隔开一段距离:“心言,你这是什么回事?这衣服哪来的?”

万山不耐烦的眼神,顿时让楚心言心头一冷,可还是硬着头皮:“老公,你看妈也催着要抱孙子了,我们结婚已经一年了……”

“一年了怎么了?你这个样子很轻浮你知道吗?我以前认识的楚心言是大家闺秀,从来不像现在的你这样。你到底跟谁学的这一套,是不是乔楚楚告诉你的?”

万山直接从被窝里站了起来,背对着楚心言开始将衣服穿上:“我走了,你自己好好反省下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”

撂下这么一句话后,万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。他身影消失的时候,房门摇晃发出“吱呀”的声响,仿佛在嘲笑着楚心言一般。

她赤裸着双脚想要从床上爬起来追出去,双腿被被子给绊住,“砰”地一声,狼狈地摔倒在地上。

王春荣听到了隔壁房间里的动静,急匆匆披着外套从房间里跑了出来,当看到倒在地上的楚心言时,眉头狠狠一拧,脸色十分难看:“你们家的家教就是这样吗?还是城里人呢,你这个样子要是你爹妈看见了,恐怕都没脸见人!”

王春荣厌恶的眼神,让楚心言眼神一暗,她想要开口解释,可是等不及开口,王春荣已经转身离开。

“不会生孩子还整天作妖,真不知道娶来干嘛?”

王春荣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中,钻心的疼痛传来,楚心言低头看了一眼,脚踝处迅速地肿起。

她挪动着身体,每挪动半分,脚踝处的疼痛便再次传来半分。她看着身上精心准备的蕾丝裙,用力紧紧地攥着,最后也只能无力地松开手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楚心言睁开红肿的双眼,看着头顶一片白色的天花板。

昨天晚上她一夜没睡,除了脚踝上的疼痛,还有心里的痛。

她翻来覆去地在想,万山这样对,到底是对她珍惜,还是……

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她看了一眼手机,是万山的短信,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。

“昨天晚上是我不好,今天天气冷,记得多穿点。”

一如万山平时关心的口吻,这样的短信让她再次陷入了一种错觉,其实万山是在乎她的,只是可能……最近太累,对吗?

收拾好心情,洗漱好上班,楚心言来到了公司里。

楚心言刚回到办公室,便被乔楚楚给拉到了角落里。

乔楚楚是楚心言的闺蜜,也是她的大学同学,毕业后更是成为同一部门的同事。

“心言,怎么样?我给你挑的那衣服怎么样?万山是不是……嗯……”

乔楚楚拿肩膀撞了她一下,眼神促狭。

楚心言被她这么一撞,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尴尬事,头立刻低了下来,面红耳赤的样子在乔楚楚看来,更加有了兴趣:“心言,我就说吧,从来没有男人不喜欢这一套,果然……”

“他还是没碰我。”

楚心言恨不得地上有个洞能钻进去。

“不是吧?!他居然没碰你?!他是不是个GAY啊!”

“他肯定不是!”

楚心言有些狼狈,平时她和万山出去逛商场的时候,遇到好看高挑的美女,万山总会多看两眼,这样的男人,怎么可能是GAY?

“对啊,那他为什么不……”

乔楚楚听着她否认的话,不由得心生疑惑,如果不是GAY,这样的大美人放在他面前,他居然毫不心动,这怎么可能?

话说到一半,在看到楚心言不太好看的脸色时,她连忙将话题打住:“好了好了,我不说了,工作吧。”

楚心言回到了位置上,打开电脑,看着电脑启动的屏幕,忍不住呢喃:“难道他真的是GAY吗?”

……

下班后,楚心言刚用钥匙打开门,便闻到了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。皱了皱眉,刚往里面走,便看见王春荣端了一杯黑乎乎的东西走了过来。

“你来的正好,这可是我托人从乡下弄过来的方子,听说老王家儿媳妇就是喝了这些东西,所以才给他们家生了个大胖孙子。你赶紧给我喝了!”

王春荣将玻璃杯朝着楚心言面前一送,语气显然是不容拒绝。楚心言看着硬被塞到手里的玻璃杯,一杯褐色的水里漂浮着密密麻麻的黑色不明物体。

“妈,这是……”

楚心言踌躇着,这样的东西,她真的有些害怕。

“这可是我花了两百块让人家弄来的蚂蚁,这东西吃了才能够多子多孙!”

王春荣眼中露出心疼的神色,这两百块够她吃多少天的饭菜了?要不是这楚心言生不出来,她才不会舍得掏这么多钱!

蚂蚁?!楚心言瞪大了眼睛,王春荣居然让她喝蚂蚁煮出来的东西?!

以前王春荣就逼着她喝不少乱七八糟的秘方,什么符咒水,香灰水,没想到现在居然发展到蚂蚁了。

她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,看着杯子里密密麻麻的东西,心里的情绪难以名状。

“看什么?还不赶紧给我喝了?你别告诉我,你不打算喝下去啊!”

王春荣看着楚心言此刻的样子,圆眼一瞪,双手叉腰,厉声道。

“妈,这水我真的喝不下去,而且我和大山之间……”

楚心言一脸无奈地说道,他们之所以没孩子,是因为万山根本就不碰她,这根本就不管她身体上的事。

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,王春荣的脸色阴沉的就像是能够滴出水来:“怎么?你别告诉我,你生不出儿子怪我儿子不好!我儿子的身体我能不清楚吗?!楚心言,你是不是就是仗着自己是城里人,所以看不起我们农村的?”

话音刚落,王春荣往前一步,伸手拽住了楚心言的衣袖:“你们家看不起我们家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!不然的话,你爸妈为什么只肯出首付不肯全款把这房子买了?现在还想利用我儿子帮你们还贷款,你们这一家子,真会算计啊!”

“以前人家和我说这城里人坏,我还不相信,现在我可是真的大开眼界了啊!”

……

王春荣絮絮叨叨的叱骂声,让楚心言感觉头疼欲裂,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是她所说的那样。

她想要开口解释,忘记了手里的玻璃杯,刚一抬手,就被王春荣的胳膊一撞,玻璃杯翻到在地上,“砰”地一声,摔的粉碎。

褐色的液体混杂着黑色的蚂蚁顿时满了一地,王春荣气的浑身发抖,瞪了她一会,干脆直接坐在地上,双手捶打着胸口,双腿不断地蹬着:“哎哟,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,怎么遇到了这么个坏心的儿媳妇!这是要我们老万家绝后啊!以后我这到了地下,该怎么和老头子交代啊!”

“妈,我根本就不是,我……”

楚心言看着王春荣撒泼的模样,头疼的更加厉害。她知道王春荣在万山父亲去世后很不容易将万山拉扯大,可是王春荣的胡搅蛮缠,她真的受不了。

以前有些事,她都是看在万山的面子上得过且过,可是今天这件事,她真的没法再低头了。

楚心言将没说出口的话全部咽了回去,越过王春荣收拾了几件衣服,匆匆离开。

身后依旧传来王春荣的咒骂声,楚心言脚下的步子更快,一直到冲出家门,将身后那些声音隔绝在门后的那一刻,她才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想起王春荣的那些骂声,她拿出手机,想要拨通万山的手机,可是想到他还在应酬,只能够将那些准备按出的号码全部删除。

思考再三,楚心言还是带着换洗衣服来到了乔楚楚家。刚在沙发上坐下没多久,楚心言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就在她准备接听的时候,乔楚楚一看屏幕上的来电号码,立刻将手机给抢了过来。

“我来。”

楚心言还来不及反对,乔楚楚便在手机里骂开了:“万山,你还知道打电话过来啊?伯母是不是太过分了?以前就逼着心言喝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有几次还去医院洗胃了,现在更是夸张,让心言喝蚂蚁?!”

乔楚楚一连串的质问声,让楚心言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:“楚楚,你别这样,万山也不知道……”

“楚楚,心言在你那是吗?今天的事,我代替我妈和心言道歉,我现在就来接她回去。”

“你也甭来找心言了,找到了,你能怎么样?你能保证你妈不再找心言的麻烦了?”

乔楚楚语气依旧强势,如果三言两语就让万山把楚心言接走的话,类似的事情一定还会发生。

“楚楚,我……”

楚心言话说到一半,乔楚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不等万山回答,便飞快地将电话挂断,把手机塞到了她的手里。

“你啊,就是心软。万山就这么一说,你还就真信了?心言,不是我说你,如果你这次就这么回去了,万山他妈还得欺负你,你信不信?”

楚心言抿了抿有些干涸的双唇,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以前王春荣不管怎么折腾,她都是忍忍就算了,可是这一次的事情,她是真的忍不下去了。

楚心言在乔楚楚家睡了一晚,这是她这三年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。

在这里,她不用担心半夜出门上厕所的时候,遇到恰好从房门外经过的王春荣,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半夜敲响她的房门。

只是唯一不习惯的是,万山不在她的身边。

她洗漱过后,换好衣服和乔楚楚一块坐电梯来到楼下,便看到了熟悉的车牌号。

楚心言知道,那是万山的车。

“心言。”

她还来不及开口,万山一看到楚心言从单元楼走出来,便飞快地跑上前去,手里还捧着一束红色玫瑰。

不多不少,正好是九朵。

“哟,这就算是负荆请罪了?”

乔楚楚狠狠丢了一记白眼给万山,就这么一束鲜花也好意思来接楚心言回去?

“当然不是了。”

万山赔着笑脸,将花束塞到楚心言手里:“心言,我知道这一次的事是我妈做的过火了,昨天我和她好好商量过了,今天让她回老家休息一阵子。”

他的话,让乔楚楚的脸色缓和了不少,同时也让楚心言十分惊讶。

楚心言之前和万山商量过不少次希望王春荣回老家玩一阵子,或者是帮她另外租一套房子和他们分开住。

可是每一次,都被万山以王春荣年纪大了为由给拒绝。

这一次,他居然主动将王春荣送回老家了?

或许是看出了楚心言眼中的迟疑,万山拿出手机,把订票APP给按了出来:“喏,你看,这我昨天晚上帮我妈订好的车票,这会她应该上车了。”

他大大方方地将订票信息放在乔楚楚和楚心言面前,楚心言和乔楚楚对视了一眼,乔楚楚耸耸肩:“算你有诚意了,心言,我先去上班了,就不当电灯泡了。”

话音刚落,乔楚楚快步走开,楚心言手里捧着花束,觉得有些尴尬。

她没想过要借着一次的机会让王春荣离开,犹豫着想要怎么开口的时候,万山主动一把将她揽入怀中,拥着她坐进了副驾驶位上,体贴地帮她绑好了安全带。

“心言,我说过你是我最爱的人,以前是我不好,让你受了不少委屈,可是以后,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。”

万山深情款款地看着她,这样的眼神让楚心言感觉到一阵心悸,脸色顿时变得通红。

“其实……”

楚心言想要解释,她昨天直接离开,其实也有不对的地方。只是话还没说完,便被万山给堵住。

“是我不好,今天是咱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,我已经订好了餐厅和酒店,今天晚上……”

万山恰好在这个时候钻进了车里,坐在驾驶位上的他对着楚心言神秘一笑:“我希望我们永远记住这一天。”

楚心言脸颊一热,头低的都快要钻进衣领了一样,轻轻地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回到办公室,楚心言手里的那束红玫瑰十分抢眼。刚一走进来,办公室里的王姐她们立刻将她给围住,“心言,这花是你老公送的吧,万山对你可真好。”

“就是,你们夫妻感情真好,平时两人一块上班一块下班,在一起这么久了,他还知道送花给你,一点也不像是我家那位,恋爱结婚到现在十几年了,别说花了,就连叶子我都没见着一片。”

办公室里的宋姐一脸羡慕地说道,楚心言看着盛开的玫瑰,有些恍惚。

万山,是爱她的吧?

……

下午刚一下班,万山便开车将楚心言带到了一间法国餐厅里。

万山拉着楚心言的手走了进去,十分绅士地帮她将座位拉了出来。楚心言坐了下来,眼神有些动容。

两人认识这么久,万山从来没这么重视两人之间的纪念日。这让楚心言的心里有些莫名的愧疚,或许,她不该怀疑万山对她的感情。

“心言,我很庆幸能够遇见你。”

万山端起高脚杯,楚心言低头,轻轻地抿了一小口红酒。馥郁的香气在口腔中蔓延,酒后的回甘带着一丝酸涩,让她忍不住蹙了蹙眉。

男人眉头皱了皱,眼神有些不耐。

“我……”

楚心言想要解释,可是当她看到周围的布置时,话到了嘴边,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。

这是一间酒店的套房,被子上的LOGO已经表明了一切。

昨天那样的情况下,她不可能还有力气自己走进酒店,眼前这男人衣着光鲜亮丽,也不可能是他把自己掳来。

所以……

楚心言的心一沉,一股寒意窜入她的四肢百骸。

是万山。

是他把自己送到了这里。

“对不起……谢谢。”

楚心言脑子里混沌成一片,她狼狈地掀开被子想要找万山问个清楚明白。

她想知道万山为什么要这么做,如果是真的不爱她,完全可以和她离婚,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?

“如果你现在出去的话,会有一群记者在外面等着。当然,把你送来的那个男人也会冲出来找我要个说法。”

男人眼神中的嘲讽,让楚心言感觉到一阵难堪。尽管她不知道万山的目的,可是她相信,这个男人说的,不是假的。

她紧紧地咬着下唇,想着该怎么做的时候,房门“砰”地一声被踢开,仓促的脚步声夹杂着男人的怒吼声,这让她立刻朝着门口看了过去。

万山一脸愤怒地冲了进来,房门以及被踢烂。紧跟在他身后的,还有一群手上扛着摄影器材的记者。

“傅榕笙,你这个混蛋!”

他冲过去,狠狠一拳朝着傅榕笙挥过去。他的手还没碰到傅榕笙,便被人狠狠地推搡到了角落里。

“你勾引我老婆,给我戴绿帽子,你还打我?!”

万山捂着被打的红肿的脸,擦了擦嘴角的猩红,转过身看着记者们:“你们快看看,躺在床上的就是我老婆,现在捉奸在床了,你们可要帮我评评理啊!”

楚心言看着万山狰狞的样子,突然觉得好陌生。

这个男人,真的是和她朝夕相对的万山吗?如果他真的爱她,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关心她吗?又怎么会带着这么大一群记者过来拍照抹黑这个叫傅榕笙的男人?

眼前万山的样子,和王春荣的样子慢慢的重合,她的心中开始变得恐惧,她到底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!

“傅三少,这位先生说的是真的吗?”

“傅三少,难道您真的和人妻开房?”

……

记者们的提问声在楚心言的耳朵中嗡嗡嗡地响个不停,眼前不断地有闪光灯闪烁着。强烈的灯光,让她睁不开眼。

“是不是,你们可以问问那位小姐。”

傅榕笙厌恶地看了一眼楚心言,离开了酒店房间。

楚心言立刻成为了记者们的目标,话筒和照相机不断地对向她,万山也在这个时候拉住了她:“心言,我知道你一定不是故意的,是傅榕笙强迫你的,对不对?”

“你最好顺着我的意思往下说,除非,你希望让你爸妈知道你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!”

万山扭过头,靠近她耳边,看着她露出心疼的神色,可是说出来的话语,却让楚心言更加心寒。

他,这是在威胁她!

她没想到一个男人居然可以自编自导自演到这种地步,她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么无耻的男人?!

愤怒、绝望、恶心等种种情绪糅杂在一块,她神色复杂地看着万山,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。

她紧紧地咬着双唇,右手紧握成拳,锐利的疼痛,让她清醒过来。

楚心言用力地甩开了万山的手,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:“不,不是。或许,我该感谢我的丈夫,将我送到了其他男人的床上,并且安排了这么一出好戏。”

她的话音刚落,扬手给了万山一记狠狠的耳光,“啪”的清脆声响,让原本喧闹的环境顿时变得安静起来。

“我们,离婚。”

说完,楚心言飞快地冲了出去,眼角的湿润模糊了她的视线,让她快要看不清楚前路。

……

她跑出酒店,快速拦了一辆车回到了家里。

按照万山的性格,她在那么多记者面前破坏了他的计划,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。

打了车回到家,她刚用钥匙转开门,便听见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。刚走进客厅,便看见王春荣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。

万山不是说把她送走了吗?这是怎么回事?!

在线直接阅读《此婚意不复》,请点击>>>>《此婚意不复》在线阅读

相关热词搜索:楚心言 傅榕笙 小说
  • 1、活见鬼小说(2016-06-18)
  • 2、小说之天 眼(2016-06-18)
  • 3、父女激家情庭小说(2016-07-07)
  • 4、感情小说(2016-07-07)
  • 5、学校言情肉多短篇小说(2016-07-07)
  • 6、情感小说短篇(2016-07-07)
  • 7、情感短篇小说(2016-07-07)
  • 8、厨房父女激l情小说(2016-07-07)
  • 9、好看的爱爱短篇小说(2016-07-07)
  • 10、感人的小说贴吧(2016-07-15)
  • 11、微小说爱情故事3篇(2016-07-16)
  • 12、讽刺小小说(2016-07-29)
  • 13、朋友的姐姐短篇小说(2016-07-29)
  • 14、恋爱感情小说(2016-07-30)
  • 15、感情故事小说(2016-08-20)
  • 16、感情短篇小说(2016-08-20)
  • 17、父女情小说(2016-08-20)
  • 18、好看短篇小说(2016-09-16)
  • 19、好看的短篇小说(2016-09-16)
  • 20、最经典的短篇小说(2016-09-16)
  • 21、短篇言情小说推荐(2016-09-16)
  • 22、经典短篇小说下载(2016-09-16)
  • 23、世界经典短篇小说(2016-09-16)
  • 24、短篇小说(2016-09-16)
  • 25、(完整版)《秋风难凉情翩然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(2018-11-09)
  • 26、(完整版)《爱你不复初》肖灿,霍远凡小说免费阅读(2018-11-09)
  • 27、(完结版)《日日思君不见君》司马月,萧逸尘小说免费阅读(2018-11-09)
  • 28、(完整版)《终究意难平》主角萧湛,林青黎小说免费阅读(2018-11-09)
  • 29、(完整版)《从始至终爱着你》夏季晚,陆以枭小说免费阅读(2018-11-09)
  • 30、《一个人的独角戏》(2018-11-09)
  • ag亚游集团官方网站推荐微小说

    更多
    1、“《此婚意不复》楚心言、傅榕笙小说”由烟花美文网网友提供,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    2、欢迎参与烟花美文网投稿,获积分奖励,兑换精美礼品。
    3、"《此婚意不复》楚心言、傅榕笙小说" 地址:http://www.wuzhiren.com/html/20181225/792317.html,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!
    4、文章来源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!